尊龙 人生就是博
您当前的位置: > 尊龙 人生就是博 >

美国是俄乌冲突的“始作俑者” _1

编辑: 时间:2022-08-19 浏览:77
html模版美国是俄乌冲突的“始作俑者”

【鸣 镝】

作者:杨晨曦(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国际战略研究所副所长、副研究员)

乌克兰危机走到今天的地步,是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和所有善良的人们不愿见到的。“一个巴掌拍不响”,这场危机的背后有着复杂的历史经纬,核心是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在冷战后极力挤压俄罗斯安全空间,又接连搅乱乌克兰政局、助力反俄力量执掌乌克兰,意图将乌拉入北约。这直接威胁了俄罗斯安全,造成双方矛盾高度激化。

乌克兰危机的根源,要从冷战后美国极尽能事围堵、挤压俄罗斯安全空间说起。20世纪90年代初,冷战结束。这场给全人类带来惨痛磨难的争斗本没有赢家,但美国却以“冷战的胜利者”自居,亢奋于其念兹在兹的“单极时刻”,试图借机建立美国独大的国际体系。时任美国总统布什在1992年的国情咨文中曾言,“我们是已经成为世界领袖的西方领袖”。此后,美国先后提出“世界新秩序”“参与和扩展安全战略”两大新的全球战略,其核心目标是维持美国全球唯一超级大国地位,将自己的意识形态和价值观强加给他国,建立一个美国领导的、契合美国利益的国际秩序;本质是要确立美国的“全球霸权”和“绝对安全”。

在这种典型的冷战思维支配下,美国顽固地将俄罗斯视为对手,对俄方安全空间进行围堵、挤压。苏联解体后,北约这一冷战产物即便不能说已经失去了存在的理由,至少也没有继续扩张的道理。而美国却在一些东欧和独联体国家不断煽动“恐俄”情绪,破坏其同俄罗斯的安全关系。在美国主导下,北约不顾俄罗斯反对,违背两德统一前作出的“绝不东扩一英寸”的承诺,从1999年到2020年先后进行五轮东扩,吸纳14个东欧和独联体国家,直接扩张到了俄罗斯边境,对俄罗斯造成了直接、严重的军事威胁。

同时,美国长年在俄罗斯及周边制造动荡,构建“反俄屏障”。美国对车臣武装分子的支持,直接在俄境内导致两次车臣战争。1999年,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对南联盟进行了连续78天的野蛮轰炸,其目的之一同样是挤压俄罗斯的安全空间。美国接二连三在俄罗斯周边挑动“颜色革命”,在格鲁吉亚、乌克兰等国制造政治动荡、“帮助”反俄政治力量上台执政,并试图在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等国复制这种做法,对俄罗斯包围夹击。在苏联解体后的30年中,美国无时无刻不在算计着如何遏制和威胁俄罗斯。

美国和北约一层一层地破坏了俄罗斯在欧洲方向的安全环境,其做法无疑是要削弱俄罗斯、实现自身的“绝对安全”。但“绝对安全”的本质就是损害他国安全、图谋一超独霸。美国和北约在紧邻俄边界的地区部署先进武器和军事设施、建立“反俄阵线”,使俄方的安全形势逐年恶化,周边环境日趋危险,更使俄罗斯再也无法相信美国和北约。

美国和一些西方国家还接连在乌克兰大搞具有排俄性质的地缘竞争,更将乌克兰推向了俄罗斯与北约地缘博弈的最突出前线。乌克兰地处欧亚大陆的桥梁地带,又有着大量连接俄欧的能源基础设施,原本应是俄罗斯与西方的沟通纽带和黏合剂。但2013年前后,一些西方国家极力在乌克兰推动排他性的“联系国协定”和“东方伙伴关系”计划,直逼俄罗斯安全与经济命脉底线。

此后,在美国大力干预下,一些西方国家于2014年初挑动乌克兰国内反对派引发动乱,无视乌政府已同反对派签署全面让步的政治协议,唆使更激进的反对派于协议签署的第二天发动暴力政变,建立了亲西方的过渡政府。自此,乌克兰局势急转直下,809海立方登录注册,其执政当局提出一系列激进排俄、反俄政策,导致乌东部亲俄地区动荡持续。

2014至2015年间,由乌克兰、欧安组织和俄罗斯组成的三方联络小组同乌东部民间武装先后签署《明斯克协议》和“新明斯克协议”,各方同意为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两地区享有特殊自治地位制定政治安排,给缓解冲突带来了希望。对俄罗斯而言,“新明斯克协议”的落实将为其维护战略安全提供保障。但此后数年,美国继续将乌克兰作为对俄罗斯进行遏制围堵的“前哨”,其向乌克兰提供军事援助,专门拨款支持乌克兰“对抗俄罗斯影响力”,挑动乌政府出台“顿巴斯重新一体化”法案,将俄罗斯称为“侵略国”,将加入北约和欧盟写入宪法。对俄罗斯而言,这“已经葬送了《明斯克协议》”。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美国和北约30年来对俄罗斯背信弃义、严酷打压,层层剥离俄罗斯与北约之间的缓冲地带,使乌克兰一步步沦为了俄罗斯捍卫自身安全的“底线+前线”,成为俄罗斯在面临北约军事威胁时的最后缓冲地带。

近两年,美国执意推动乌克兰加入北约,是俄乌冲突的直接导火索。而美国不顾俄罗斯的合理安全诉求和对乌克兰加入北约的强烈反对,一再挑动乌克兰的恐俄、排俄情绪,将乌克兰变成其围堵俄罗斯的“准战场”。前一段时间的美俄会谈中,美方依然强硬表态称,北约不可能停止东扩脚步,终于在乌克兰问题上将俄罗斯逼到了“墙角”。

乌克兰危机的复杂历史经纬再次昭示,安全是不可分割的,各国尤其是大国,需要以共同、综合、合作、可持续方式,构建一个普遍安全的世界。这应当成为国际社会共同认可、切实遵循的最基本安全伦理。美国经年累月在俄罗斯周边强军备、扩同盟、搅乱局,以严重损害俄方安全为代价构建自身“绝对安全”,势必激起俄方强烈反弹,也最终会损害美国自身安全,破坏全球和平稳定的基石,使和平与发展的时代主题面临严峻挑战。

“解铃还须系铃人”。从根本上解决乌克兰危机,需要美国和其他北约国家的一些政客彻底摒弃冷战思维,尊重他国合理安全关切。20世纪的冷战给人类带来的一个重要启示是,在国际关系中大搞军事安全对抗、意识形态对立、地缘政治博弈,只会给人类社会带来血腥冲突和无穷灾难。欧洲和世界都不能再承受“新冷战”之痛。

眼下,俄乌冲突仍在继续,当务之急是继续对话谈判,避免平民伤亡,防止出现人道主义危机,早日停火止战;而长久之道则在于大国相互尊重、摒弃冷战思维,不再搞阵营对抗,逐步构建均衡、有效、可持续的全球和地区安全架构。

《光明日报》( 2022年03月25日 12版)

上一篇:上一篇:纳达尔将在ATP马德里大师赛复出

下一篇:下一篇:没有了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